<cite id="vbjdf"></cite>
<var id="vbjdf"></var>
<cite id="vbjdf"></cite><var id="vbjdf"><video id="vbjdf"></video></var><var id="vbjdf"></var> <cite id="vbjdf"></cite>
<var id="vbjdf"></var>
<var id="vbjdf"><strike id="vbjdf"><thead id="vbjdf"></thead></strike></var><var id="vbjdf"><strike id="vbjdf"></strike></var>
<cite id="vbjdf"></cite>
<var id="vbjdf"></var>
<cite id="vbjdf"></cite>
<ins id="vbjdf"></ins>
Discuz! Board 首頁 資訊 查看內容

資訊

訂閱

為打卡而拍下的照片,曬完后都去哪兒了?

2019-11-12| 來源:互聯網| 查看: 317| 評論: 0

摘要: 原標題:為打卡而拍下的照片,曬完后都去哪兒了?中國是日本旅游最大客源國,紅楓觀賞期到了,赴日又迎來了......
http://www.xiaodiaow.com/shuju/17jxdh

原標題:為打卡而拍下的照片,曬完后都去哪兒了?

中國是日本旅游最大客源國,紅楓觀賞期到了,赴日又迎來了高峰,可最近日本的一條路引發了國人不小爭論。

據NHK報道,因出現游客擅自拍攝藝伎舞伎、進入私有地等不文明行為,日本京都著名景點祇園的古風街景從2019年10月25日起禁止游客在私人道路上拍照,違者罰款一萬日元。

早在2016年,因游客拍攝阻路、大聲喧嘩,京都人氣景點石塀小路等地也張貼了禁止攝影的指示。事實上絕大部分游客對提示都熟視無睹,所以這一次,提示升級成懲戒,以儆效尤。

中國網友不是對禁拍理由心存異議,是異口同聲地發出靈魂拷問:不能拍照怎么證明我去過,我還去干嘛?

▲對于日本京都方面發布多個著名景點禁拍的消息,微博網友評論數最高的幾條

看到這幾條評論收獲了大多數人的點贊,我很想去上去追問:去都去過了,你證明給誰看?

拍下喝過的咖啡,嘗過的美食,走過的高山,會過的知己……我們曬給別人看的照片,曬完就失去作用了,因為自我即行為的既得利者,過程里五感六覺的沉浸式體驗將是我們日后的談資,而拍照本身只為了繪聲繪色地向未到場者證明,可以說純粹是為了別人。

將影像保存下來是人類千百年來的夢想,定格瞬間本是為了勿忘、留念,可現在的人,拍照動機已經從“為了讓自己別忘記”成了“為了讓他人別忘記”,別忘記我到過、吃過、見過、擁有過的一切,是照片的存在,讓我們的顯擺行為有理有據。

-1-在攝影術發明之前,人是這樣顯擺自己的

在文藝復興繪畫中,將訂畫人或贊助者畫入畫中,是一種慣例,有權有勢的人可以讓自己的形象和希臘諸神、耶穌基督同框出現。

這是“美第奇-里卡迪宮”里的一幅畫《三賢士朝拜耶穌基督》,是文藝復興時期著名的佛羅倫薩僭主科西莫·迪·喬凡尼·德·美第奇的兒子皮耶羅,委托畫家貝諾佐·戈佐利所作。畫中走在前方,面向觀眾的就是皮耶羅的寶貝兒子、柯西莫的寶貝孫子——“偉大的洛倫佐”的青年時期。

除了洛倫佐以外,美第奇家族的主要成員、他們的盟友以及各界名流也都出現在朝圣的隊伍中。這些都是刻意安排滴,換句話說,誰能入畫都是美第奇家族“欽點”的,為了彰顯美第奇家族的實力和社會地位。

而《三博士朝拜》里,前來朝拜圣嬰的崇拜者很多實際上就是美第奇家族的成員。畫面上那個抱著孩子腳的最古老的賢士,是科西莫·迪·喬凡尼·德·美第奇,美第奇家族的主要人物都出現于畫中,他們圍繞著圣母與圣嬰。

畫面右側邊緣的人物則是波提切利的自畫像,他身披金黃色絨袍,似乎對身邊發生的宗教事件漠不關心,把目光轉向畫外。

貢布里希1960年對美第奇家族早期贊助的研究所表明的,直至15世紀,“藝術作品是捐贈人的作品”,也就是說,被視為創作者的是贊助人而非藝術家,因為是贊助人全盤控制了題材和媒介。

《牛津藝術手冊》對贊助人的解釋也同樣提到,在17世紀以前不存在真正意義上的藝術贊助行為,在17紀之前的所謂“贊助人”購買藝術品或支持藝術家的行為,都是于實際的功用目的,將藝術品作為交換商品或彰顯財富的炫耀并以雇用優秀藝術家為其服務而視為榮耀。

統治了佛羅倫薩400年之久的美第奇家族最重大的成就在于藝術和建筑方面。拉斐爾、達芬奇、米開朗基羅、波提切利、提香……如果沒有美第奇家族雄厚的資金支持,他們也無法源源不斷地創作出大量的優秀作品。

美第奇家族贊助藝術的動機,無非是敬神、名譽、享樂三大目的。

有人說美第奇家族相當于買下了半個文藝復興,這話不為過。歷史的煙云慢慢散去,榮耀與錢權封存于流芳百世的作品之中,六百多年后的人依然可以清楚看清他們臉上的得意。

贊助入畫,不正是文藝復興時期“打卡”的方式。

-2-在拍照打卡興盛之前,人是這樣證明自己的

2013年5月24日,網絡爆料在埃及盧克索神廟的浮雕上出現了“丁錦昊到此一游”,此事一出,中國式“到此一游”再次受到輿論討伐。

雖然事發后父母通過媒體代女道歉,仍難平網友心中的怒火。這一從80年代悄然興起的四個字早已遍布中國大小景點,成為景點的“牛皮癬”。

要知道,同樣是游歷名勝,古人題詞作賦,留駐至今,有了如今供人游覽的文化古跡,一心想著靠“題字”流芳百世的人,怕是只會遭人唾棄,遺臭萬年。

想當年,猴哥在佛祖手掌所化山峰留下“到此一游”,來證明自己神通廣大,轉眼間,正是這一撒出賣了他。

中國游客為何如此熱衷于題字?上下幾千年中,喜歡吟詩題字,四處留墨的帝王將相、文人騷客也不在少數。

歷朝歷代,上至帝王將相,下至平民百姓,中國大量會寫字的人都愛“留名”?!皻М嫴痪搿蹦^于乾隆,只要字畫古董經他之手,就難免遭受“圈閱”之災,他最愛在字畫上寫讀后感、簽名蓋章。

王羲之《快雪時晴帖》,乾隆前后題記七十多處,印章累累。王書本幅短短兩行字上面,就蓋有“石渠寶笈”、“養心殿鑒藏寶”、“乾隆御覽之寶”等印章十多處,周邊的題字印記,密密麻麻,更是到了見縫插針的地步。

除了字畫,各種材質的古董器具也慘遭他的摧殘,故宮收藏了幾件價值連城的玉器,就被乾隆動了“大手術”,留下了無法彌補的遺憾。

古有“有感而發,直抒胸臆”的傳統,現代人到哪都愛留名也就不那么荒誕了。很多旅者都是借由散心抒發心中苦悶,經過一番舟車勞頓,爬山涉水,陡然見到了風景秀麗,有著深厚人文底蘊的文物,各種感想都涌了出來。

這一點和文人不謀而合,只不過東施效顰罷了。

在過往,中國盛行小農經濟,普通大眾被束縛在土地上,活動半徑小,出行并不易,只能是帝王將相、文人墨客和大商賈等富貴一族,能夠有著經濟實力和雅興,去游覽各地。他們的行蹤,自然值得炫耀和書寫,宣揚一種“我來過了!我征服過了!”的存在感,讓后來者對自己進行佩服和歌頌。

隨著經濟水平提升,普羅大眾剛剛實現“出行自由”,自然想要改寫千百年來的壓抑。游客紛至沓來,爭相在景點合影、刻字留名,以此強化自我認同,井底之蛙一雪前恥。

加上從眾心理、唯恐落后,先來者勢必搶占最顯眼的位置留名,后來者覆蓋先來者的姓名,改刻自己的大名。

“雁過留痕,人過留名”的占有式存在感無非出于炫耀心理,這其實是人類共有的,但國家的文明程度越高,人民克制得越好,隱蔽得也越好。

隱蔽不等于喪失,后來當代人之所以放棄景點刻字的方式顯擺,一來歸功于素質,二來是他們找到了一種能向更多人炫耀存在感的方式。

-3-在構建自我之前,人是這樣炫耀自己的

就中國人看來,人生一世若不留下些雪泥鴻爪,就會與草木同腐,故這種“留名”思想才古已有之。古人在游歷大江南北時,也特別重視在風景名勝留下一點痕跡,希望通過金石文字和無情的時間抗衡。

地球有人類之初,人就在尋求延年益壽的方式,哪怕是在原始巖洞壁畫上、在埃及墓穴里,都已經體現了人對死后的想象。死后還剩下什么?他們寄托于宗教給到的答案,相信人在死后還有靈魂。

的確,人不會因為幾十年生命的消失,就隨之消失了,一定有些東西會傳下去。人無法得到永生,中國人卻用一個思想解決了這個問題。

國學大師、中國式管理之父曾仕強教授認為,在中國人看來,一個人只要還能被人記住,他對于世人還有影響,那么就可以得到永生,所以說孔子這樣的先賢其實可以認為已經實現了長生。

不過大部分的人都做不到被世人所銘記,所以被子嗣記得就變得相當重要。

在西方以基督文化為背景的背景下,一個人的彌留之際,一定要牧師、神父站在他周圍,后代是其次,人這一世犯的罪孽、犯的過失必須得到寬恕,才踏進另外一個世界。

儒家思想文化則不同,這個時刻所有家眷悉數到場,圍在床邊送最后一程,因為中國人一輩子留下來最實際的就是血脈。中國人歷來都很看重宗族這個概念,也很重視香火,只有這樣將來才會有人祭祀自己。

舊時妻妾成群、兒孫繞膝被認為洪福齊天,所以如今人有了家室要曬,有了子嗣更要曬,外加“民以食為天”,這就構成了社交媒體上最常能見到拿來得瑟的三大主題:美食、恩愛、娃。

人們習慣每天在這些三件事上不斷拍照打卡,來為自己的生活定錨,卻忘了在吃上的大花費會導致恩格爾系數走高;民間對秀恩愛向來不看好;至于曬娃,更泄漏了為人父母的焦慮。

很多孩子尚在襁褓中,新手爸媽便急著為其搶注了微博和QQ,他們希望等到孩子會上網時,QQ已有數個等級,或是微博粉絲已經過萬。

也有父母開始替嗷嗷待哺的孩子“打卡”,社交平臺成為儲存“打卡”記錄的最佳場所:“等孩子慢慢長大,我們上傳的照片所記錄的生活點點滴滴,能讓孩子明白,在她的成長過程中,父母所付出的心血?!?/p>

他們真的太急于向世界證明自己。

▲苦情劇往往跟傳統美德、與“娘”有關

賈樟柯在他的電影札記《賈想I》里曾這樣寫道:

我們的文化中有這樣一種對“苦難”的崇拜,而且似乎是獲得話語權力的一種資本。因此有人便習慣性地要去占有“苦難”,將自己經歷過的自認為風暴,而別人,下一代經歷過的又算什么?至多只是一點坎坷。在他們的“苦難”與“經歷”面前,我們只有“閉嘴”?!翱嚯y”成了一種霸權,并因此衍生出一種價值判斷。

成為父母,他們要通過滅掉自己的欲求與聲音,只展示育兒之苦、育兒成果,來向集體文化表明自己沒有私心,自己是偉大的。

因而在朋友圈的鄙視鏈里,孩子一定是遠高級于名車名表、珍饈美饌的談資,它更符合我們普世價值觀里的對“人生圓滿”的定義。所以尚未構建自我的人,一旦貼上了“孩子TA爸”、“孩子TA媽”的標簽后就摘不掉了,反過來視為榮譽,名正言順地寄生孩子的人生。

從“替孩子打卡”,到“拿孩子打卡”,無不圍繞著過度付出與自我犧牲,這種做法弘揚了自己,卻讓對方累加道德欠債感。

“聽話就是最好的回報”,言下之意拒絕意味著忤逆、不孝。

在中國式的黏稠關系中,一切顯得順理成章,這場真人“養蛙游戲”直至孩子有天自我覺醒才會終結。到那時候,為了向子女證明自己的含辛茹苦,多年來留于網上的點點滴滴,興許會成為孩子最想要刪除的黑歷史。

回首過往,若沒有了打卡照片替你作證,你人生的種種優越感將從何談起?

-END-

參考資料

[1]阿鳥阿鳥,《〈藝術史〉淺析文藝復興時期的藝術贊助》,2011年05月04日

[2]李則宣、黃任之,《“到此一游”背后的心理》,《大眾衛生報》,2014年04月01日

[3]看理想,《許子東:不用著急,社會文化的主流從來不是多數人決定的》,2019年9月27日

責任編輯:

分享至 : QQ空間

10 人收藏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收藏

邀請

上一篇:暫無
已有 0 人參與

會員評論

社區活動
優質愛情小說《二少新妻強勢愛》全文免費閱讀

點擊添加圖片描述(最多60個字)而近期,衛喆言論,97年后的【....】

654人往期回顧
關于本站/服務條款/廣告服務/法律咨詢/求職招聘/公益事業/客服中心
Copyright ◎2015-2020 湖口信息社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湖口信息社 X1.0
青海11选5中奖查询 家乡南肉网| 中国马术运动协会| 鱼香肉片网| 金狮绣球网| 趣吧贝贝| 油豆腐镶肉网| 捶烩鸡片网| 炝肉网| 山东大众网| 锅烧白菜网| 葛根清肺汤网| 蜜蜡肘子网| 搏浪体育| 白菜萝卜鱼网| 红扒鱼肚网| 蜜瓜海螺老鸡汤网| 黄山新闻网| 网油鱼卷网| 艄公号子鱼网| 核桃瘦肉海马汤网| 民生证券| 中国象棋协会| 玉掌献寿网| 绣球蛋糕网| 杏仁儿酪网| 炒鸡米网| 冬虫夏草龟汤网| 薤白三七鸡肉汤网| 鸭血豆腐汤网| 老黄瓜陈肾汤网| 湿热肝炎马齿苋汤网| 牛展汤网| 辣味炸鸡翅网| 带鱼网| 新浪下载| 手游天下| 手机游戏中心| 塞班智能手机网| 大庆网| 宁夏信息港| 栗子淮山猪蹄汤网|